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

“幸福中秋美”征文:又是月圆时

2019-12-12 16:20:04  来源:大河网   阅读:2

    “幸福中秋美”征文:又是月圆时

    又是一个中秋节,又是一年月圆的时候,又是那中秋节的夜雨缠绵,月亮躲进了云层,没有彩云追月的浪漫,却有与爱人心心相印,陪着你一直到老的幸福。我们那灿烂的、欢乐的笑脸,就是今夜最圆、最亮、最美的中秋月.....

    6年前,那个中秋,也是如斯的秋雨。那时候的我,却是人单影只。放假了,孩子不在身边,好友们都合家团圆去了。


    一个人,漫步在中秋的夜雨中,撑起一把花伞,漫无目的,行走在赤水的街头。空荡荡的街道上,除了几个匆匆的过客,还有我——这个孤独的人。高跟鞋踩在地上,“咔咔......咔咔”地响,划破城市的孤寂。多想,任雨,飘落打湿我的衣裳......


    “滴滴....滴滴.....”水滴电话铃声轻轻响起,打开手机,是燕子姐姐打来的电话,耳畔传来燕子热情清脆的声音:“小莫,中秋节快乐!”“姐姐,节日快乐!”我有气无力地回答了一声。


    “小莫,今天过节,我老公加班有事情,你来陪我喝茶,要得不?”


    一个人过团团圆圆的节日,那当然是一种凄凉。燕子的邀请,让我心中暖暖的,如初阳温暖了寒冬,融化了寒冰!马上赴约!


    来到国色天香茶楼,燕子已经到了,泡好淡淡的翠芽,在等着我。


    燕子和我拉起家常:“小莫,好久没有见你,好想你。”是呀,这久一直忙,一放假,就出去培训。燕子打了两次电话邀请我玩,我都不在赤水。等我学习结束,回到赤水,妈妈就生病住院,赤水医院一天发了3次病危通知书,后来用急救车转到重庆动了心脏手术。我一直在医院陪护。在医院陪护期间,燕子也打了两次电话,她叹了口气:“哎呀,怎么这么不巧,你老是不在赤水!”我问她有啥子事情,她欲言又止,说没有事情,想我了。


    牵挂着人是一种幸福,被人牵挂也是一种幸福!谢谢——燕子!


    燕子笑笑,意味深长地说:“等一会,我有个朋友也来喝茶,你不介意吧?”


    我心领神会,笑了笑,多认识一个人,也无所谓。


    门开了,一个个子不高的男子走了进来,满脸歉意点点头:“对不起,来迟了!”声音磁性醇厚,特别舒服!


    仔细打量来人,40来岁,瘦瘦的,文质彬彬,戴一副眼睛。感觉眼熟,可是,又的确不知道是何人。正如林黛玉初见贾宝玉的感觉: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,何等眼熟到如此?”


    燕子热心地介绍:“这是麦老师,我老公的同学!”“这是小莫,我的好姐妹。”麦老师绅士十足,礼貌地和我们握握手,并祝我们两个美女中秋节快乐!燕子简单介绍了我们双方的单位和一些信息,我们三人便聊起了中秋节这鬼天气。


    一会,服务员送来了一盘新烤制的月饼,月饼还散发出刚出炉的香味。每一个月饼,都精心地划成四份。服务员微微一笑:“祝福大家中秋节快乐!月饼是这位先生带来的。”


    麦先生热情地介绍:“两位美女,这是我们赤水工商联刚烤制出来的月饼,刚才专门到那里排队买的,特别新鲜。这是金钩的、这是桂花的、这是玫瑰的、这是冰桔的。我买了四个,谐音事事顺心!大家尝一下,过中秋,一定要吃月饼,团团圆圆!”


    我们拿起月饼,仔细品尝,不错,真的十分新鲜,味道也特别地道,纯正,如小时候吃月饼的滋味。吃完月饼,品了几口茶,心里有一种久违的中秋节味道,甜甜的,爽爽的,香香的......


    一会儿,燕子抱歉地说:“不好意思,我有点急事,先走了,你们喝茶摆哈龙门阵,等会阿麦送小莫回家哦。”走时,燕子对我眨了眨眼睛,我会意地对她笑了笑。我知道,她是给我们创造独处的空间。


    燕子走后,我和麦先生说起刚才初见时的感觉。正如林黛玉初见贾宝玉的感觉,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,何等眼熟到如此?


    麦先生也说初见我,也觉得这个妹妹我似乎见过的,虽然未曾见过,然而,看着面善,心里就算是旧相识。呵呵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居然,我们都同时想到《红楼梦》宝黛初见的那一幕,有这样的默契,我们彼此少了一分陌生,多了一分亲近,有许多的话,想告诉对方.....


    茶,是一种好饮品。先是苦涩的茶味,在牙齿与口舌中缠绕,慢慢的,变得暖暖的、甜甜的,那种回味的醇香,从喉咙一直渗透到肺腑......一种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喜悦。


    月饼,是中秋的美食。家乡的月饼,馅,甜而不腻。皮,酥软软、金灿灿的,让人垂涎欲滴。不过,吃月饼,品的是一种意境,是月圆人圆、和和美美的期盼,是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的祝愿,是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的天长地久!


    我和麦先生品着淡淡的翠芽,吃着家乡的月饼,谈着中秋、月饼、茶......

    茶杯里的茶喝快完了,我们不约而同地站起身为对方续水,我们彼此对望,相视一笑。麦先生说:“还是男士为女士服务吧!女士请坐!”一个西方绅士夸张的鞠躬,让我扑哧一笑。这个男人,有文化,有涵养,会体贴人,还幽默风趣,心里对他的好感,又多了一分。他熟练地续水,轻轻盖上茶杯,动作行云流水。热气腾腾的茶香,袅袅升起,迅速飘满茶室,飘进心房......


    那一年的中秋节,屋外,秋雨潇潇;秋风中,赤水大街小巷的桂花繁花满枝,清香四溢。屋里茶香浓浓,月饼香甜,两个孤独的人,一见如故......


    两年后的中秋节前夕,麦先生成了我老公,我成了他老婆......


    又是一年中秋节,又是一个月圆的时候,又是潇潇秋雨伴中秋......


    吃过晚饭,品过月饼,收拾完家务,老公阿麦撑起一把大大的雨伞,牵着我的手,我们十指相扣,慢慢走在赤水三十里河滨路上。呵呵,饭后河滨路百步走,风雨无阻,这已经是我们生活中一个重要部分。


    我们走在河滨路上,一边欣赏着赤水河妙曼的身姿、格桑花绽开的笑颜、三角梅盛装的华贵,一边聆听我们俩都喜欢的歌谣《最浪漫的事》:“......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直到我们也老得哪儿也去不了,你还依然,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.......”


    我们执子之手,从那年的中秋,一直走进今年的中秋,一直走向以后很多年、很多年的中秋,一直继续着我们最浪漫的故事......



    相关阅读:
    足球比分 https://www.qtx.com/
分享: